足球直播

国王的演讲不明觉厉?这才是坎通纳

时间: 来源:足球直播

24年前,坎通纳曾在飞踹球迷被禁赛后说,“海鸥会跟着渔船飞行,是因为它们认为会有沙丁鱼扔到海里。”

如果你一直关注着坎通纳,那他今晨在欧足联颁奖典礼上念出莎士比亚《李尔王》的台词时,你不该感到困惑或是惊讶。

毕竟,这是一个经常在前往客场的大巴上读古典法国文学和哲学著作的家伙,这是一个曾说“我并不是在学习,我是在活着”的,特立独行的,国王。

欧足联颁奖典礼上,全场嘉宾西装革履,唯有这位领取欧足联主席奖的家伙带着鸭舌帽,穿着休闲衬衫,眼镜扣在胸前,像是在海边度假。

也难怪,这可是摩纳哥。

接过欧足联主席奖后,坎通纳引用了莎士比亚著作《李尔王》中的台词:“As flies to wanton boys, we are for the gods. They will kill us for the sport(我们之于诸神,如同飞蝇之于顽童,他们屠戮我们,仅仅是为了消遣).”

接着话锋一转讲科技、犯罪和战争:“Soon the science will not only be able to slow down the ageing of the cells, soon the science will fix the cells to the state and so we will become eternal. Only accidents, crimes, wars will still kill us but unfortunately crimes and wars will multiply(不久之后,科学不仅能够延缓细胞衰老,甚至可以修复细胞,让我们得以永生。只有意外事故、犯罪和战争能让我们失去生命,但不幸的是,犯罪和战争会呈倍数增长).”

最后坎通纳说道:“I love football. Thank you(我爱足球,谢谢你们).”

坎通纳掉的这个书袋,让全场面面相觑,电视解说员、利物浦名宿卡拉格说:“好奇怪!但是他说的话又是好厉害的样子!大家都不知道该咋接他的话了。”

迈克尔-欧文则发推说:“这是我听过最怪诞的致辞了。”

想想反而有些有趣,法国人坎通纳引用的是著名的英国作家莎士比亚笔下的原话,而英国评论员“不明觉厉”。

这并不是坎通纳第一次让英国人摸不着头脑,早在24年前,1995年,坎通纳飞踹场边的水晶宫球迷,事后被罚禁赛八个月和120小时的社区服务,在新闻发布会上,坎通纳留下了一句至今仍让人莫名其妙的话:“When the seagulls follow the trawler, it is because they think sardines will be thrown into the sea(海鸥会跟着渔船飞行,是因为它们认为会有沙丁鱼扔到海里).”

这话也不是即兴发挥,根据时任曼联职员沃特金森的回忆录,曼联当时希望主动召开一个发布会,但坎通纳表示只有允许他自己出来说点什么话,他才会出席(所以你应该理解,如果仅仅是去说一声感谢,坎通纳绝不会出席这种颁奖典礼)。之后坎通纳问沃特金森,渔船用英语怎么说,海鸥英语单词是什么。

知道答案后,坎通纳把这几个单词写在一张纸上,随后的发布会上,就有了前面这段名言。有人解读说这是坎通纳嘲讽英国媒体包围和追逐自己,也有人说嘲讽的是英国法律(坎通纳因为飞踹球迷,起初被判入狱14天,后来被保释和上诉,但还是在监狱里待了3个半小时)。

无论是哪种解读,这就是坎通纳。

也只有坎通纳在这种场合发表这样的演说,不会显得突兀;也只要他将衣领竖起,才不会显得做作。

弗格森回忆坎通纳第一次来到老特拉福德的情形,“如果全世界曾有过那么一个球员生来就是为了成为红魔鬼的,那这个球员只能是坎通纳,他大摇大摆走进老特拉福德,挺起胸膛,高昂着骄傲地头颅,环顾四周,就好像在大声地质问着这个光荣的俱乐部:‘我就是坎通纳,你够厉害吗?就凭你,能配得上我吗?’” 

如果只有桀骜不驯,那可能只是个坏小子;但桀骜不驯、霸气之余,还有足够的实力和自制,才能征服老特拉福德。连嗜酒如命的曼联名宿乔治-贝斯特都说,自己愿意用一辈子喝过的香槟来换得和坎通纳同场竞技的机会。

英雄惜英雄,2005年11月,乔治-贝斯特去世,享年59岁。坎通纳说:“在到达天堂后的第一堂训练课里,乔治-贝斯特踢的是他最喜爱的右边锋位置,而打左后卫的是上帝,贝斯特把上帝戏耍的团团转。我希望,自己也能在天堂的那支队伍里预留一个位置,不过我得去问贝斯特的意见,而不是去问上帝。”

类似乔丹,坎通纳也曾三度退役,1991年12月,24岁的坎通纳因为在比赛中用足球砸裁判而被禁赛,听证会上大骂足协官员又被延长停赛期至两个月,坎通纳索性宣布退役,最后是普拉蒂尼劝说,他才到英格兰继续足球生涯。

1995年飞踹球迷被禁赛8个月后,坎通纳又一次想退役,弗格森飞到巴黎劝回了他。今天你能想象弗格森爵士为了见一个人特意来到巴黎、戴着头盔坐在哈雷摩托车的后座、穿过大街小巷来到一个偏僻的餐厅吗?是的,这个人就是坎通纳。弗格森当年就是坐在坎通纳律师的摩托车后,最后来到餐厅见到坎通纳,说服他重新归队。1995-1996赛季,正是复出的坎通纳,带领曼联小鬼们逆袭夺冠,打了解说员“靠一群小孩你什么都赢不了”的脸

1996-1997赛季,坎通纳接过曼联队长袖标,成为队史第一位来自非英伦三岛的队长,帮助球队卫冕成功后,坎通纳在曼联五年内拿到了四个英超冠军。赛季结束后,距离31岁生日还有一个星期的坎通纳宣布退役,这回谁也劝不回他。

退役后坎通纳进入电影圈,偶尔踢踢沙滩足球玩票,2005年拿了沙滩足球世界杯冠军,2009年主演的电影《寻找埃里克》获得金棕榈提名。

北京顺德鑫水泥活动房